logo


  唯佛宗 世界人乘佛教
繁体中文首页
English Main Page
□□馔极首页

 

禅   悦


你在哪里

慧明禅师和他尚未剃度的弟子──正平,每晚药石后,师徒俩都会在林中散步经行。禅师常在散步中,随缘点化正平,正平亦随侍禅师身侧。

这天师徒俩走的远了点,天色很快就暗了下来,突然听到正平兴奋地叫著:「师父!看!好多萤火虫哦!一闪一闪地,好像天上掉下来的星星!」兴奋之词,不绝於耳。

突然,禅师大喝一声:「正平!你在哪里?」

「师父!我就在你旁边啊!」正平答。

「真的吗?」禅师说。

原来小徒弟已经心随境转,随著萤火虫走了。


萤 火 虫

时光眨眼而过,不知不觉,正平跟著慧明禅师修行,也已三年了。在禅师的教化下,正平知道:要时时内观自省,把持觉照,光明不失。

正平也努力地训练自己:要养成修行的好习惯,但是有时还是会在禅师出其不意的「小考」中失去觉照,而心生无明烦恼。就是有时有觉照,有时没觉照。

某日,师徒俩人饭后散步,夜色逐渐暗下来,山林中又出现一闪一灭的萤火虫,禅师就指著萤火虫说:「正平!你就像这些萤火虫,有时亮,有时不亮。」


鸭子与树

一日,慧明禅师和徒众在湖边散步经行。

湖水碧绿悠静,老松矗立不动,几只五彩番鸭绕著老松,玩耍追逐著,聒噪之声,反倒频添几许的悠悠禅意。

「你们看!前面是什么?」禅师忽然出声问道。

「好漂亮的鸭子在追来追去!」众答。

「什么!?眼前那么大的一棵松树,不动地站在那里,你们都没看到?」禅师反问。

众生的心,容易攀缘外境,而心随境转,心生自限,常在音色之中,迷失了自我,故而不觉一直现在眼前寂静不动的法界。


禅师的喝斥

某日,慧明禅师应信徒之邀,来到城中弘法,徒弟正平亦随师而行。

在弘法会中,正平把禅师说法时的要点写在白板上,不经意间把次序写错了,只见禅师在大众面前,即对著徒弟大声喝斥:

「这么没觉照,怎么这样写?没有修证,就是差这么多!」

瞬时,整个会场变的鸦雀无声,大家都为禅师大声喝斥的行为,感到不以为然:「为什么禅师要当众这样大声喝斥他?」

法弘会毕,一位信徒斗胆请问心中这个疑问,只见禅师神态安然地回答:「徒弟来学法修行,其目的是要解脱生死, 如果连师父的指责喝斥,都不能接受承担下来,想要解脱,那谈何容易啊!对师父无理的喝斥,都不能包容化解,以后又如何面对各行各色的众生啊?」


无 我

一位居士,满怀心事的来看一无禅师,很委屈的问道:

「师父!为什么我的太太不了解我,小孩也不了解我,公司的老板也不了解我!有时候,连师父您老人家也不了解我!」

「嗯!」禅师点点头。

居士继续如数家珍般地埋怨:谁不了解他,谁又不了解他……最后他问禅师:「师父!我要怎么办才好?世界这么大,却没有一个人了解我!」

「嗯!那你就试试看『无我!』」

禅师顽皮地看著他说。


佛在哪里?

一批信众,不辞辛苦,千里迢迢地来山中看望一如禅师:

「禅师!大殿在哪里?我们先去礼佛!」

禅师用手指著前方一片空地。

信徒不解,你看我,我看你,讷讷地问:

「那么佛在哪里?」

「那么你告诉我:哪里没有佛?」禅师反问。


无声之声

有师徒二人,在海边结芦修行,日日坐在大岩石上,倾听海浪起落之声。岁月就在潮来潮往中,五年一幌而过。

第一年禅坐下来,徒儿的耳朵几乎被震聋了。那无休止的海浪,一波过去,一波又来,就如心中起伏不定的思潮,没完没了,里外纷纭。

第二年,徒儿已能听出,海浪千篇一律的节拍声,但是,这又让徒儿等的心急。因为上一拍过去了,习惯性地,就在期盼下一拍的到来,第二年就在等待中渡过。

第三年,徒儿竟然在海涛澎湃声中,听到风声及海鸟的叫声。

第四年,在一次静夜的禅坐中,浪涛依然汹涌,徒儿已能在涛声、风声共鸣声中,听到自己心脏怦怦的跳动声。

第五年的一个清晨中,万物俱苏,众音齐鸣,心脏也在不停地悸动著,正在这好不热闹的当儿,师父突然在徒儿的耳边大喝一声:

「徒儿!」

这一声直把徒儿所有的意识,震到九宵云外。恍然间,虚空被粉碎了,万籁俱寂,一切风声、鸟声、浪声倏然僵住,徒儿终於听到了:无声之声!




© 人乘佛教休斯顿布教所。版权所有。尊重智慧财产权,转载图文,请徵得同意

目前线上人数: